当前位置:泉州市叁玖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资讯“信虫”追星
“信虫”追星
2022-09-22

作者:乌潮 来源:读者

20年前,大部分中国球迷只能接触到世界杯和央视转播的“小世界杯”——意甲。每年只有一两支欧洲劲旅会来中国踢商业赛,普通球迷要想获得接触球员的机会,就只有靠书信了,“信虫”这个群体由此产生。

杰夫就是一位足球“信虫”,他从2000年开始给欧洲足球俱乐部写信。

“那时候网络没有普及,社会其实也算是刚开放不久,大家对外面的世界都很好奇,想要接触又没有渠道,写信就成了最好的方法。”杰夫说。

某种程度上,早期的“信虫”是有社交红利的。例如去年的某一天,杰夫收到了弗朗西斯科·托尔多的电子邮件。

你好,杰夫:

刚来到上海卓美亚酒店。

今天我会和国际米兰的人汇合,我和萨内蒂、基伏准备去F1上海站为比赛预热。

明天13点我们会参加元老赛,18日、19日我们都在上海参加活动。你能来酒店见我吗?

感谢!弗朗西斯科

杰夫之所以收到托尔多的电子邮件,是因为10年前他给这位意大利门将写过信。托尔多的国家队生涯一直笼罩在布冯的阴影下,如果不是老意甲迷,也许只能在足球游戏里知道他的名字。而在俱乐部里,门将也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。托尔多的球迷恐怕比萨内蒂、维埃里、雷科巴少得多。这就难怪托尔多来中国的时候,首先记起了这个当年给他写信的中国学生。

当然,杰夫寄信的俱乐部不止一家。虽然他是皇马球迷,但是他并不懂西班牙语,所以先尝试给英国俱乐部写电子邮件。最初只收到了利兹联的回复,然后是阿森纳,从此一步步走上“信虫”之路。

当时,国内连BBS都很少见,像杰夫这样的“信虫”都是孤立的个体,他们只能和身边的人分享收到回信的喜悦。

“信虫”开始把自己的来信分享给《体坛周刊》《足球俱乐部》等报刊媒体。2001年,《足球俱乐部》专门开辟了“信虫部落”栏目。当时意大利足球十分火热,但“信虫”却不懂意大利语。于是,杂志社请来央视意甲顾问张慧德翻译书信。“巴乔是意大利球星中第一个给球迷回信的。至今我们很多球迷手里都有巴乔的回信。巴乔每次来信都寄到我家,我翻译完再给他们。”张慧德说。

巴乔的回信成了“信虫部落”的开篇之作,他的回信非常慷慨激昂:“我永远深深地敬佩和爱戴中国……我再重复一遍,此时此刻,巴乔需要所有爱戴他的球迷朋友继续支持他,支持一个远方的意大利朋友!巴乔的心永远和您在一起。”

这封信掀起了球迷做“信虫”的热潮。

那时候“信虫”写信并不容易,书信地址需要自查,杂志就在栏目中刊登俱乐部地址。有的“信虫”还通过新闻报道的蛛丝马迹,在谷歌地图上寻找球星的住址。

2003年,皇马首次访问中国,中国球迷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罗纳尔多、贝克汉姆、齐达内等世界巨星。杰夫也抓住机会给皇马写信,并收到了丰厚的回礼。

“我那次写信之后还认识了皇马的行政办公室负责人雷东多先生,他现在还是老佛爷的个人助理,他送给我几乎一整套签名卡。”对杰夫来说,这是他最大的收获。

那时候“信虫”之间也只能靠书信交流,杂志会在页面底部刊登球迷信息。随着网络的发展,“信虫”间的交流方式开始不仅限于书信。当时还在上初中的“信虫”陈聪,自己找攻略,在网吧学会了网页设计,和杰夫等“信虫”一起创办论坛,“信虫”从此有了分享“战利品”的平台。

有了杂志和互联网的宣传,加上当时俱乐部重视球迷的来信,“信虫”队伍日益壮大,如何写信就变得很重要。

比如,在球队获胜、里程碑、纪念日或者球队没有比赛任务时写信。一般情况下,赛季中期到末尾前的一段时间,回信比较及时。

比如,英超、德甲回信率最高,意甲、西甲很少理会中国球迷,阿森纳是最大方的,特别重视年轻球迷,你要在信中强调自己未满18岁。

比如,寄信时给俱乐部送一些小礼物,例如中国结、剪纸等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,投桃报李。

“信虫”套路多,国外足球俱乐部也变得精明起来。

“现在拜仁、汉堡、莱比锡都开始大量印制签名了,莱比锡最明显,在德乙或刚晋级德甲时都会积极回信、回签名,但是从上赛季后半段突然就改成印制的签名,这说明他们已不堪重负。”杰夫说。

在拜仁官网的问答栏目上,你能找到俱乐部对“信虫”的严格规定:“4张签名照片需0.7欧元邮资和DINC6信封,8张签名照需0.9欧元邮资和DINC6信封,全套需1.45欧元邮资和DINC5信封。”

“我们希望球迷们不要在一个赛季里多次请求,我们每赛季只会为同一个球迷提供一张签名照。请不要寄照片、报纸、球衣等东西来索要签名,球员们没时间完成这些请求。这个规则没有例外,我们希望对所有球迷一视同仁。”

“如果你想要签名照片,请额外写明,请原谅我们无法花更长的时间来完成签名。拜仁俱乐部同样提供打印的签名照,这些请求会不经拖延马上完成。这项服务除邮资外完全免费。”

随着BBS时代的到来,“信虫”可以在网上交流战果。“信虫”的“战利品”越来越多,从签名卡、队徽到围巾、球衣等,成为“信虫”的球迷也越来越多。

有人选择交换收获,也有“信虫”发现,签名卡还能卖个不错的价钱。因为有利可图,“伪信虫”变得多起来。在今天的论坛里,讨论最热烈的,永远是交易纠纷贴。

写信不再是获得球星签名的唯一方式。很多俱乐部都有网上商店,有些商店甚至落户中国。俱乐部不再需要拿贵重的物品作为忠诚球迷的奖赏,你很容易就能在俱乐部官网买到纪念品。如果你只想要一张签名照的话,直接买也许比写信更有效。

不过,杰夫觉得仪式感才是“信虫”坚持下去的原因:“每寫一封信都要花费很大的精力,从选择寄信对象,到字斟句酌地写信,再到等待的过程是一个很圆满的循环。”

对于任何“信虫”而言,收到再多的礼物,都敌不过偶像的“已读”加“回复”,信息过剩的时代加剧了这种仪式感。

所以,他们坚持着。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